雾霾严重新风未来普及到每家每
 鞍山松下新风让你的居室环境回
 霍尼韦尔新风健康家庭生活的好
 为什么卧室最需要安装新风系统
 鞍山、海城、辽阳地区霍尼韦尔
 松下新风换气机让居室自由呼吸
 家庭为什么安装松下新风系统?
 霍尼韦尔中央新风为您的健康保
 鞍山新世界别墅美式精品装修
 鞍山玉峦湾装修新中式品味家浪
 鞍山东河湾北欧清新时尚装修风
 鞍山山水家园简约美式装修精品
 鞍山玉峦湾儿童房装修给孩子温
 鞍山公园一号90平简约时尚装
大元霸业
秦皇统一
大汉王朝
清朝烟云
大明江山
大宋风云
大唐盛世
您的位置: 首 页 >大宋风云 ->困守孤城37年:一个真实的宋蒙荆襄之战

在蒙古大军横扫天下的“光辉战史”里,有这样一场漫长如噩梦般的大麻烦--襄樊争夺战。

在宋蒙战争的大版图里,荆楚平原上的襄樊重镇仿佛一把刀子直顶在蒙古人的胸膛上,饶不过也躲不开,啥避实击虚啥躲其锋芒都统统一边去,襄樊防线是南宋国土防御的核心,是蒙古大军南进的跳板,襄樊之战谁得胜,谁就死死扼住了战争命运的咽喉。襄樊的较量注定是针尖对麦芒的血火攻杀,动手就要干到底,开战便永无宁日,倾国相搏,一句话,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至20世纪70年代,一位叫金庸的武侠大师以这段惨烈的历史为底料,以生花妙笔描绘出三部令全球华人都耳熟能详的武侠故事。也正是拜金老先生的奇思妙想所赐,提起那场荡气回肠的战争,许多人脑袋里首先浮现的是天上飞来飞去的大雕,是郭靖风卷残云的降龙十八掌,是包罗人间万象智慧的武穆遗书,是杨过黯然消魂的悲情和小龙女长袖飘舞的华彩,空穴来风的故事在现代电视艺术的包装下掀起一代又一代的收视率奇迹,香港拍,台湾拍,中央电视台跟着拍,四大天王演,四小天王演,超男快女们争着演,选个演员闹个绯闻都被无聊媒体当回锅的冷饭炒来炒去,却很少有人关注:那段真实的历史是怎样的模样?

大雕是绝种了的,降龙十八掌是忽悠人玩的,武穆遗书是不存在的,神雕侠侣是不可能的,唯一的真实,是宋元两国那场血火交织的战争,是以身许国的慷慨,是力战不屈的激昂,是猛士断腕的叹息,是国破山河在的悲怆。

自1236年蒙古军挥兵南下开始,襄樊两城便陷入长达三十七年的暴力与仇恨中。窝阔台崩了,蒙哥汗接着干,孟拱过世了,吕氏兄弟接着守,几代人千百万条生命,威服天下的荣耀与守土保国的责任,俱交织在这两坐小城之下,在岁月无情的流逝中,风化成凝血的篇章。关于这一切,千言万语,多少的生死相搏,多少的良将奇谋,多少的战例经典,却只汇成三个词:天命,信念,民气。

说天命,襄樊真的倒霉的很,不止因为敌人太强,老话说,堡垒都是内部攻破的,三十七年来,襄樊军民最大的敌人,恰恰却是他们誓死捍卫的领导--南宋。要给这个朝廷的最后时光写个总结鉴定,怕是只有四字评语:瞎搞!胡闹!

南宋的皇帝们不是一般的昏,除了给岳飞平过反的孝宗还些许有些血性外,其他的不是吃喝玩乐,就是窝在深宫里算计人,整死个功臣过过舒坦日子还行,指望他富国强兵,那是相当的没指望。南宋的大臣也不是一般的昏,时言“北宋多名相,南宋多奸臣”,150年来,秦烩,丁大远,史弥远,贾似道,腐败的腐败,奸诈的奸诈,奸臣的名单都能编一个加强排,打了胜仗是他们的功劳,吃拿卡要没个完,打了败仗就是你顶缸,黑锅闷棍少不了。所以这南宋一百五十年,除了向北方苟且偷安装孙子,基本是什么正事都没干,想找个正面典型出来,那是相当的难。就拿这漫长的襄樊保卫战来说,整个南宋政府三十七年来昏招迭出,就是拖后腿也能把襄樊拖死了。

襄樊就是在这样的血霉里抗战的。

襄樊的第一次兵灾就是南宋朝廷没事找事招来的,1236年,宋蒙联合灭金后,窝阔台还没下决心南征,南宋皇帝宋理宗自己找死,在根本没有作好任何战争准备的情况下首先向蒙古发动进攻,被打得灰头土脸不说,还招来了蒙古人大规模的报复性进攻,漫长的宋蒙战争就在南宋人偷鸡不成蚀把米的闹剧里拉开了帷幕。可襄樊人却打的很硬气,任你窝阔台人海战术狂攻,宋将孟拱针锋相对,以攻对攻,在经过五年的拉锯以后,终于将蒙古人的第一轮攻击波彻底击退,可任谁都不会想到,在襄樊漫长的兵祸中,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三十七年来,襄樊防线的守将换了又换,立了功的大将不是被罢就是被杀,死在蒙古人屠刀下的少,死在自己人陷害中的多。南宋的宰相里,丁大全扣军饷,史弥远排异己,贾似道干脆坐视襄樊的死活不救,坚韧的襄樊防线是南宋权臣的眼中钉。说起南宋的这段历史,真是一肚子的气,不管外面打的热火朝天,内部斗争永远是乌烟瘴气,自坏长城的悲剧演了一出又一出,襄樊,不亡也难。

比起南宋政府自己的胡折腾,蒙古人却认真的很,三代可汗各个决心大,过不了长江,就信用汉军组建水师,攻不下城池,就改变屠杀政策收买人心,至于反间计挖墙角,更是用了个遍。一边是强大的帝国励精图治的统治者,一边是昏庸的领导腐败的朝廷,襄樊,在这样倒霉的天命里,在新旧交替的夹缝之间,整整坚持了三十七年。

只因为一种精神--信念!

襄樊之战,所谓名将,远非决定胜败的因素,真正的图景,是一场全民皆兵的总动员。家家户户齐出阵,老少爷们上战场,老爹死掉儿子顶,哥哥牺牲弟弟冲,这才是蒙古人面前真正的对手,这才是比所谓降龙十八掌打狗棍法更有破坏力的力量。任你蒙古军刀兵过处片甲不留,襄樊的抵抗仿佛烧不尽的野草,一茬烧过又一茬的疯长。窝阔台败了,蒙哥败了,阿速军败了,蒙古军败了,两代可汗碰得头破血流寸步难行,那些站在城头上抵抗的湖北汉子们,他们懂得一件事,这里有我们的父老乡亲,有我们世代生活的家园,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他的是猎枪。

于是,蒙古人被打惨了。

公元1236年,蒙古军第一次进攻襄樊,那一次他们打了个开门红,御架亲征的窝阔台如摧枯拉朽一般连取襄阳和樊城二镇,之后他才知道,他踏进的是一片地狱,政府军垮了,襄樊人自发的组成民团,当官的逃跑了,乡民们自动的组成义师,今天拔个蒙古据点,明天袭击个运输队,骄横的蒙古大军晕头转向,仿佛空气里都充满着自己的敌人,宋将孟拱整顿军队从正面发动反击,襄樊人的义师从侧面不间断的骚扰,任你屠城任你破坏,只要还有一丝气力,终要与你周旋到底,最终,天下无敌的蒙古大军第一次体会到了崩溃的滋味,他们如丧家犬一样的退了出去,18年后,号称蒙古最智慧王子的忽必烈再次涉足这片土地,江汉军民一如既往的浴血奋战阻止了他前进的脚步,无数人的鲜血和生命,却只换来奸相贾似道的一纸卖国条约。蒙古兵再次退去了,可这次,他们似乎已经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1268年,决定襄樊,甚至决定整个中国命运的第三次襄樊争夺战,再一次打响了。

宋朝政府还是一样的昏庸,宰相贾似道还是一如既往的陪着皇帝在宫里斗蛐蛐,国家?朝局?民族命运?与我何干。襄樊军镇接连派了三批求救使者,第一批和第二批都被贾似道拦了下来,第三位使者不顾一切的冲进皇宫,还没说话就被宫廷侍卫砍了头。可是就算说了又怎么样,襄樊告急?宋朝皇帝会很纳闷的问:襄樊在哪里?

襄樊人已经习惯了,三十年来,他们就是在这种孤军奋战里走过来的,可这次,他们却突然感到了不习惯,不仅仅是因为蒙古人出人意料的有耐心,挖壕沟,筑城,大部队重兵重围,在襄樊东南的鹿门堡修筑堡垒,在樊城东北白河城修建堡垒,襄樊的外围被割断了,襄樊的后路被切断了,甚至,襄樊两城之间的联络也被切断了。在南宋朝廷“行政不作为”的帮助下,坚韧的襄樊防线被切割成无数孤立的点。襄樊守将吕文焕在城头上恨恨的骂:这种缺德的招数,估计只有汉人才想的出来。

不错,这正是汉人想出来的。也是这次襄樊人最大的不习惯,他们对面的敌人,不再喊着他们听不懂的蒙古语,他们也说着和自己一样的语言,来自和自己一样的种族,那是蒙古王朝的汉人军队。

决定襄樊战局命运的,恰是两个汉人:蒙古汉族名将史天泽,还有南宋降将刘整。

对于这样的人,后人自然可以很痛快的骂一句:汉奸!可这些所谓的“汉奸”,夺取襄樊的信念似乎和襄樊人守土保国的信念一样坚定。史天泽不用讲,自小生在北方,在异族统治的阳光下长大,啥南宋啥正统,在心里统统没感觉,食君之禄担君之忧么,忽必烈才是我的真主子。刘整呢,来自南宋不假,可就是那个朝廷,害死了我的老领导--曾立下击毙蒙古可汗奇功的王坚。更要害死我。奸臣当道自毁长城,这样的朝廷值得我效忠?元太祖忽必烈聪明的把夺取襄樊的任务交给了汉人,因为他知道:汉人信念的力量最可怕,他更知道,只有汉人才了解汉人。

于是,从1268年开始,两支来自同一民族的军队在自己祖国的国土上,展开了长达五年的搏杀,一边是誓死保国的南方热血之士,一边是誓死效忠新朝的北方男儿,他们都坚定的认为是为自己民族的前途和命运而战,他们自以为在进行一项伟大的事业,这确是一场信念与信念之间的碰撞,史天泽的水军在长江上横冲直撞,南宋保持了数十年的水战优势自此当然无存,刘整制定了近乎完美的进攻方略,从进攻时机的把握和进攻地点的选择,都几乎卡住了襄樊防线所有的死穴。宋朝张世杰的增援部队被打退了,范文虎的增援部队被全歼了,襄樊守将吕文焕企图在万山堡打开突破口,却被蒙古军打了反包围伤亡惨重,襄樊的外围争夺战在向着对蒙古军有利的方向发展,包围圈在缩小,城内的储粮在减少,部队的伤亡得不到补充,外围的援军毫无踪影,南宋呢,贾似道正陪着宋朝皇帝在花船上斗蛐蛐,襄樊,没救了。

蒙古的进攻顽强,襄樊的抵抗依旧顽强,不仅仅是政府军,民众也自发组成了民团,宋将张顺,张贵兄弟招募民兵3000人,冲破蒙古大军层层包围圈,终于入援襄阳城内,这是五年来襄樊防线得到的唯一一次援救,在血肉搏杀中煎熬的军民万众欢腾,可幸福永远是短暂的,数日后,张贵率军出城,企图联络宋朝大将范文虎共同夹攻蒙古军,却不幸遭到了蒙古军的重兵重围,突围将士全部壮烈牺牲,蒙古军将张贵的尸首送回襄阳城,那一日,整个襄阳泪如雨下,不仅因为烈士的忠义,更因为他们知道,襄樊最后的希望已然破灭了。

其实襄樊人不知道,这次张贵赌博式的突围,本身就是一次无望的冲锋,因为他们寄希望可以来救援的范文虎,其实是个十足的草包,他根本没有浴血杀敌的胆气,张贵牺牲了,其实是个不错的结果,毕竟,他是带着希望离去的。不象他的战友们,还要带着绝望继续战斗。

时间一天天的流逝,襄樊防线的堡垒在一天天的被蚕食,蒙古军似蚂蚁啃大象一般耐心的前进着,襄樊的外围据点全部丢失了,偌大的江汉平原上仅余两个孤独的城。1273年正月,在正面进攻数次碰壁的情况下,刘整和史天泽率兵从水路突击,用回回炮轰开了樊城的一个角,数万蒙古军蜂拥而入,樊城守将牛富率全城军民与敌巷战,浴血牺牲,全城军民无一人投降,樊城,以玉石具焚的方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襄樊防线的一个角,终于坍塌了。

樊城已失,仅余的襄阳成了彻头彻尾的孤城,襄阳守将吕文焕做了最后一次努力,派使者突出重围去南宋都城临安求援,救援的文书再次被扣到了贾似道手里,粮食吃光了,箭矢打光了,襄阳已经丧失了最后的希望。襄阳的军民终于怀疑了:五年,整整五年,我们付出了无数生命,在没有任何援助的情况下孤军战斗,究竟是为了什么?

是呵,向这样不可救药的王朝效忠,究竟是为了什么,襄阳城还在,可襄阳人信念的堡垒,却第一次坍塌了。

1273年2月,蒙古大将阿里海率兵抵达襄阳城下,几声回回炮轰鸣,伤痕累累的襄阳城头被轰开了一角,硝烟过后,展现在蒙古军面前的是一群默默放下武器的人,没有嘈杂,没有抵抗,只有襄阳人木然的眼睛里闪耀着无声的愤怒。襄阳,投降了。

那一天,在襄阳城祭祀张贵兄弟的双忠祠中,襄阳守将吕文焕面对着英雄的牌位,泪流满面。

西方军人在目睹此情景后会说:他们已经丧失了抵抗能力,他们有投降的权力。襄樊人却知道,事情不是这么简单,襄樊之失,非兵不利战不善,而是民族信念的崩溃。这以后,临安沦陷,福建沦陷,广东沦陷,建立过让世界赞叹的繁华文明的大宋王朝,终于亡了。蒙古人的全球霸业达到了顶点,他们建立的元朝在中国实行残酷的暴政与种族歧视政策,他们近乎敲骨吸髓的掠夺似乎是要夺走这个民族的一切,然而他们不会想到,这个民族有一样东西,是他们永远拿不走的。

那就是民气!

信仰也许会陷入危机,信念也许会崩溃,而民气,却永远生生不息,襄樊平原,正是这样一片神奇的土地。“楚虽三户,亡秦必楚”,在宋亡之后的数百年间,作为楚人的子孙,襄樊人却用生生不息的民气实现了这个古老的预言。在元末农民大起义的烈火中,湖北是抵抗最为剧烈的地区,正是湖北人一次次不屈的抵抗,牵制了元廷大量的精锐兵力,才给了后来成为正朔的明王朝以起家平天下的时间,令蒙古人终于卷起包袱狼狈逃出长城。在20世纪的初叶,也正是湖北人的一声炮响,敲响了满清三百年异族统治的丧钟。在如凤凰涅盘一般的八年抗战中,从大武汉到襄樊战场,湖北人给了骄横的日寇以最惨重的打击,日本在湖北战场上投入了他们二战以来最精锐的兵力,最尖端的武器,却在尸山血河中无法前进,整个抗日战争的战局,也正是从湖北战场得以扭转,高歌猛进的日本人尽管在付出惨重代价后占领了湖北,却终于元气大伤,停滞了扩张的脚步,使中国人终于赢得了休整的时间与再造河山的机会,湖北,以他不屈的抗暴精神,一次次用鲜血和牺牲为中华民族赢得求生的机会,在无数个悲壮的故事下,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民气。

面对真实的史实,武侠迷们或许会失望,那些所谓的武功秘籍最终被证明是不存在的,然而穿过千年的历史,抛开光怪陆离的武侠传说,我们会发现,襄樊,有着比所谓武林至尊更珍贵的东西。那就是一个民族精神的家园。

本站声明  |  业务范围  |  联系我们  |  设为主页   | 添加到收藏夹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鞍山市铁西永康机电城,15--9松下新风专卖店     E-mail:18ll@163.com   服务热线:15942277669


Copyright © 2007-2008 asgsz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鞍山中域网络